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追婚索爱》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抗争不过

作者:格霓小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季维骁,你胡说什么?”

    蓝无忧被他的话语气地浑身发抖。

    她做梦都没想到对方会用这样的话语来侮辱自己。

    从一开始,她就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季维骁。

    蓝无忧这一开始的事情是本着公平的原则进行合作,原以为自己是经过慎重思考后和对方合作的事情是稳妥的,但到了后来,到了现在,她发现自己想的一切都是错的。

    事态在往着她不可掌控的方向发展。

    季维骁对她要离去的行为如此愤怒,果真是在乎她,但她不觉得这是天大的好事。

    蓝无忧只想和他的关系撇得清清的,但她一样忍受不了对方这样的话语。

    “我胡说?蓝无忧,你扣着自己的良心问一问,你待在楚天远身边这么久,难道对他就没有一点非分之想吗?”

    季维骁在感情方面的经验不多,但他看季心音对楚天远的感情就是从小时候的黏腻开始的。

    他妹妹从小就喜欢粘着楚天远,而那个时候的楚天远并不像现在这个样子躲着疏远着冷落着季心音。

    这一切的改变,原因只有一个。

    出现在楚天远身边最久的女人是蓝无忧,楚天远最上心的女人还是蓝无忧。

    “我没有!如果有这个念头,我五雷轰顶,天打雷劈!这辈子都无儿无女,断子绝孙,死无全尸。”

    蓝无忧发起了毒誓,生怕季维骁的话语冲撞了她的少年。

    她的少年……无时无刻不在她的身边。

    她的毒誓多狠,都无法改变季维骁此时的想法。

    他的脑子完全被怒火支配,对蓝无忧的毒誓付诸冷笑。

    “都什么年代了?你以为你发个毒誓我就会相信你?”

    季维骁信不信无所谓,她的少年相信她就可以了。

    蓝无忧不搭话,心里甚至都不想搭理季维骁。

    生气过后,她反倒因为想到汪逸尘而冷静下来。

    和季维骁置气并不值得……

    “蓝无忧,你好好当我的季太太,我不会亏待你,你父亲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够了!”

    蓝无忧猛得季维骁的话语。

    “季维骁,就当我欠你的,合同中止吧!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不劳烦你了……”

    “我不松口,看那个公司单位敢要你。”

    季维骁也是狠绝,直接放言堵蓝无忧的路。

    蓝无忧抬头扫了他一眼,神情淡漠如寡淡的清水。

    “你松不松口与我何干?”

    她铁了心要离开。

    待在季维骁身边,蓝无忧除了不断忍受憋屈的气,还要经受内心的煎熬。

    枷锁是她自己加的,但这么多年,她已经习以为常并认为这是正确的,她不接受别人来触碰她认定的东西。

    她自己不想变,只能尽可能远离能够变更她的人。

    季维骁看到这样的蓝无忧,心里突然失了底气,却还是态度强硬开口。

    “我现在就让人把你父亲送出市中心医院。”

    说着,他还拿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

    蓝无忧只是眼神变了变,什么动作也没有,泛了一丝波澜之后的眼眸恢复平静,继续淡漠地盯着季维骁,盯着他的动作。

    反应她有了,但却像拂面而过的柔弱柳风,吹不起一丝波澜。

    她平静又冷静到根本不在乎她父亲的事情的模样,季维骁瞬间就发现自己找不到拿捏蓝无忧的口。

    她父亲都不在乎了,她还在乎什么?

    当着蓝无忧面拨出的电话如果此时放下,就说明了季维骁自己的退让与溃败。

    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季维骁不允许自己在蓝无忧面前显现出自己的失败的模样。

    “喂,院长吗?我是季维骁!”

    季维骁的嗓音比平常还要高,生怕站在自己身旁的蓝无忧不知道一般。

    “我要断了蓝修远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就停住了,掀起眼帘看了看蓝无忧。

    蓝无忧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淡漠的神情。

    季维骁搞不清楚她是真的已经放弃了,还是说她的淡漠是因为胸有成竹——她背着他已经找到了新的靠山……

    “找到合适蓝修远的心脏源了?”

    即便是在季维骁的注视下,蓝无忧听了这话,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

    从未聚焦在季维骁身上的视线在这一刻凝聚,蓝无忧所有的目光都被季维骁吸引。

    她怎么可能会不在意蓝修远的事情?

    蓝无忧本来打定主意,如果和季维骁一刀两断以后,她带着蓝修远离开s市,去其他的地方医治。

    她手头上还有火狐借给她的钱,她还能应付一段时间,还能想办法还钱给季维骁。

    蓝无忧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底气,敢和季维骁叫板。

    也许是因为汪逸尘吧!

    他喜欢的东西,她一点都没敢忘,还把它学得特别精通。

    那是她和他之间的一个秘密,蓝无忧谁也没有告诉。

    “先不动手术,等我通知。”

    看他挂了电话,忍了半天的蓝无忧才开口,声音带着自己都无法控制的颤音。

    “医院说……找到合适我……我父亲的心脏源了……”

    她只听季维骁说了一遍这件事,心里不太敢确定,生怕自己产生了幻听。

    “嗯!”

    感觉主动权回到自己手上的季维骁压抑沉闷的心情终于有了一丝好转,看蓝无忧的眼神都充满了势在必得。

    院长这个消息来得太及时了。

    不仅让他重新掌控了蓝无忧,也让他心里对蓝无忧的愧疚少了几分。

    按照他给蓝无忧的承诺,蓝修远早就可以做完手术了,但那颗原本准备好的心脏源却被他临时转给了唐羽纱。

    所幸的是,那颗心脏刚好适合唐奶奶,唐羽纱说动了手术过后,唐奶奶的身体恢复地很好……

    “什么时候给我父亲安排手术?”

    她清清楚楚听见他对市中心医院的院长说的话。

    等他通知……

    “这要看你表现了!”

    季维骁目光在蓝无忧身上打转。

    太阳在不知不觉中落山,办公室内投入的光线越来越少。

    蓝无忧的脸隐在不明不暗的地方,神情尽是一片难言。

    她用力抗争过了,但还是败了。

    一颗心脏就足以击溃她。

    所有的理由都因它而失去意义。

    “你需要我做什么?”

    蓝无忧的声音无比艰涩,听得出她苦苦挣扎过后的妥协。

    其实她也没沉默多久,这颗心脏的来之不易足以让她摒弃所有的坚持,连多余的犹豫都没有。

    “乖乖待在我身边做我女人!”

    “多久?”

    承认自己没法妥协,知道日后的日子难过,蓝无忧却还幻想着痛苦远离的一天。

    无止境的等待和煎熬最痛苦,她等待汪逸尘多年,习惯了这样的内心折磨,但待在季维骁身边,那是煎熬,难道这份煎熬也要无休无止下去吗?

    “看心情!”

    季维骁的答案终归是残忍,她不受也得受。

    “好!”

    她的回答没有迟疑,神情却透着深深的晦涩。

    “什么时候给我父亲安排手术?”

    她最关心的,还是蓝修远的手术。

    “我怕你反悔!”

    蓝无忧的心性,季维骁捉摸不定。

    就如今天,蓝无忧的毅然决然让他失了身为高位者的优势。光是她宁愿赔偿所有的金钱都要和自己分清界线的决心,季维骁就已经开始反省自己。

    他反省的不是自己的做法对或错,而是自己应该改变对付蓝无忧策略。

    蓝无忧还是一个心野的人。

    “如果我父亲成功手术,我听你的安排。”

    “听着,我要你承诺,永远不主动提离开的事情;和楚天远划清界线;不能拒绝我的要求……”

    季维骁不仅要蓝无忧录音,还要她手写了一份保证书。

    除此之外,他还让她欠下了类似卖身契一样的工作合同。

    季维骁觉得光是结婚证是困不住蓝无忧的,他要把对方彻底把控住。

    按着季维骁的要求,她一样不落地做着,心里凭空生出了一股悲凉。

    对方在把她一步一步变成自己的附庸品,手段还用得极其高明。

    她卖身给了季氏,一辈子似乎都走不开。

    也许,唯有到死亡那天,才是解脱……

    季维骁满意地看着经蓝无忧签字的合同,嘴角忍不住扬起。

    有了这个,他就不用蓝无忧会私自乱跑了,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苏莫的话说得没错,蓝无忧在季氏待得并不开心。

    “你不是想要工作吗?我可以给你!以后,你想做什么工作,我会尽量给你安排。”

    她想一展身手,他适当给她机会,于他与她都好。

    他并不真想把对方逼疯。

    “真的?”

    意外之喜来得太突然,蓝无忧害怕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才会听到季维骁这样的话语。

    “真的,我会让苏莫来带你。”

    苏莫的想法季维骁已经看穿了,他看上蓝无忧的才能,希望她来接他的班。

    季维骁也乐意成人之美,顺便让他见识见识蓝无忧的真正能力。

    “不过蓝无忧,我还是要警告你一句,如果你敢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我绝对饶不了你。”

    苏莫是gay的事情,季维骁不便和蓝无忧多说,但他们日后的工作免不得要相处,而且相处的时间肯定不会短,要是蓝无忧对苏莫产生别样的感情……

    光是想,季维骁就已经觉得胸口发闷,看蓝无忧的眼神仿佛她真的已经和其他男人拉拉扯扯关系暧昧。

    “季总,请您放心!”

    这个问题,大约永远都不会发生在她身上,除非他还活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