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放开那个娘子》正文 第107章 春天在哪里

作者:文将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段时间过后,两人做完,也不再像往日一样直接就累得睡着,而是仍然有精力,仍然心火很旺,于是,居然在深更半夜里,唱起了《心火烧》。

    “心火烧,心火烧,心扉呀,关不住了

    爱情在心中打闹

    他说是春天到了

    心火烧心火烧心扉呀关不住了……”

    这歌贼简单,两人没想到在完事之后,居然脑子里就像中了魔一样,自然而然的就冒出了这首歌,不受控制的张开了口,彼此相和着,一起轻唱了起来,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只知道那歌声里有他们的欢快,还有愉悦与满足……

    这一晚,还不知道有多少个家庭,也在同样自觉而不自觉的,窝在被窝里唱着这首歌,不停的心火烧心火烧的死循环……

    心火烧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春天到了。

    春天在哪里?

    在qh县人们的床上。

    ……

    ……

    天王堂。夜渐深。

    这是一个安静的夜,也是一个月黑风亮的夜。西北风呼啸的刮着,使得院中的梧桐树不停的摇曳着,叶子早已经落尽了,冬日的寒冷侵袭着武直和金莲两人,两人的心理却都处于一种非常微妙的状态,说不清冷热……

    可能身体是冷的,心里却是热的,但是,一种紧张的思绪却从晚间到现在一直笼罩着武直……

    武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武直的睡意终于上来了,为了可以舒服的一觉睡到天亮,武直先爬起身来到外面清了下库存,再回到房间里,天气有些冷,武直进屋后懒得将门给闩上,直接就钻进了被窝。

    不一会儿,武直进入了迷迷糊糊的状态中。

    吱——

    像是有老鼠在咬木板的声音。

    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条缝,然后就被武直的身体给挡住了,再打不开。

    堂屋里点着灯,一丝光线透进来,虽然微弱,却斜斜的投在了武直的半边身子上。

    黑暗中,一对闪闪发光的眼睛悄然出现在门口。

    然后,一只手从门缝里“爬行”了进来,向着武直的身子探过去。

    那只手抓住了武直脱下的衣服,然后往回拖。

    但是,拖了一半后,却发现拖不动。

    原来那衣服一半在被子上,一半却被武直压在了身子下。

    那只手稍稍停顿了一会儿,立刻就又有了主意,它放下了衣服,凑到武直的脸上轻轻的一挠。

    武直咂巴着嘴,翻了个身,背对着门口的方向。

    “手”轻轻将衣服扯到门外,并隐藏在门后,快速在武直的内衫上一摸,嘿嘿,摸到了!

    “手”的主人内心发出得意的奸笑,不一会儿就从堂屋里无声无息的退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老鼠不叫了。

    悉悉簌簌的声音也没有了……

    武直睡得很舒服,果然想要睡得顺畅最科学的做法就是睡前先清空一泡尿,然后就可以放心的一觉睡到大天亮,不再有烦扰了……

    然而,到了天亮的时候,武直的那话儿仍然还是被一股急迫的尿y意给霸道的胀成了一柱擎天……

    以至于武直一醒来就连忙一把握住那东西往屋外倮奔……

    真是尴尬得很,居然做了个春c梦……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金莲所看见!

    不过这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作为一个年轻力壮的后生,武直的身体机能很正常……

    武直解决完事情后,又去洗了手,这才猫着腰提心吊胆的,像做了亏心事一般的往房间里面凑……

    也不知道金莲醒没醒,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武直拿着水瓢挡住下t……

    门虚掩着,武直蹲在墙边地上,轻轻将门给推开,腾出一只手,爬行进屋子里,摸索着地铺边自己的衣服……

    但是,左摸右摸却就是摸不到!

    武直只好将身子再往外挪一点,再伸手去够,却还是摸不到衣服,情急之下,没办法,直接强行把一床厚重的大红被子给拖了出来……

    吱呀呀——

    被子卡在门缝处,惹得门缝忽大忽小,门板来来回回的,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

    武直心里一慌,顾及不得许多了,连忙把门给推开,双手并用,三两下将被子扯出来,裹在了自己的身上。

    武直才刚缩头缩脑的走进屋子中,迎面就被金莲将一件内衫扔到了自己的脸上。

    眼前一片漆黑。

    武直下意识的伸手去扯头上的内衫,厚重的被子却沉下去一角,武直踩在被子上,一个趔趄,一头栽倒在地……

    武直的身体前半面扑在了被子上,大头和小头倒都被完美的遮挡了,一副见不得人的模样,然而,后半面的光腚却晒了个“大太阳”……

    “你在干什么?”金莲叫起来。

    此时此刻,金莲感觉自己的整个脸蛋都火辣辣的,滚烫得就像是太阳,而一双眼睛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这是一种极为微妙的心理。

    当人第一次意外看到有好感的异性身体时,主观意识上总像是拒绝的,厌恶的,但私底下的潜意识却又总是欲迎还拒的,忍不住好奇着还想要再多看两眼,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的状态,都愿意在这种状况下“半推半就”,舍得一份“稀里糊涂”。

    “我……”武直也哑巴了。连忙一把将从头上取下的内衫盖在自己的屁p股上,就那么趴在被子上一下子也不敢再多动弹。

    怎么动?

    动不了。

    金莲在旁看着哩。

    而且因为这一个小小的意外的尴尬,搞得武直才刚刚消了肿的那本钱又不是时候的膨p胀了起来。

    坏了,坏了!

    武直在心里叫。

    她若是佛桃,自己就不会觉得这般难堪了,可是,她却虽然刚改了佛桃的名,却还并不是佛桃。

    一时之间,金莲却也傻眼了,脑袋发懵了。这个时候,本应该是她走出房中去,让武直先把自己收拾得利索了再进来,可她正气急败坏,没想到这一层上面去,身子也似被定身了一般,就是坐在床沿边,挪不动屁p股。

    金莲为什么生气?

    原来,自从她发现了武直将卖x身契约藏在内衫袖口处之后,想着实在不行还有个退路,于是暂时安下了心,和武直一起经营面馆,想看他如何鸡生蛋,蛋生鸡。

    几天相处下来,金莲眼见着武直并不像那日抢媒令时所表现的那般在外懦弱无能、在内窝里横的模样,反而还挺有主见的,做事有分寸,因此,心倒越发的安定下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