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天竞仙途》昆仑千载雪 第588章 破魔手段

作者:虫不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阵很难描述的、让人牙酸的声音从那魔族的灰袍之下传了出来。

    骆云并未向那边看一眼,而是接连数个剑招,向眼前这个灰袍魔族疾风骤雨般地攻去。

    凝结在一境剑周身的灵气极为浓郁,那魔族似乎也知道厉害,并不正面接招,而是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地闪躲飘移,倒与骆云曾在剑意领域中看到的那臃肿笨重的魔婴截然相反,十分灵巧。

    其反应比起钉骨魔帅来则更要快上许多,虽然最初还在频频闪躲一境剑剑招挥舞而出的魔气,甚至还偶有迟滞,好似在思索应该如何应对,可没过多久,竟然从没有还手之力变为偶有反击,骆云心中越发凛然——这灰袍魔族,总给他一种还在不断强大的感觉,而且这过程极快。

    正此时,寿无那边发出了一声闷响,而铃铛也短促地尖叫了一声,还夹着两声低呼——那是玄武的声音。

    玄武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大惊小怪的,必定是情况有变,骆云猛催剑势继续追击,而目光却向寿无飘去。

    距离钉骨魔帅的头颅被抡掉到现在,也才过了一小会儿,寿无也并非什么都没做,而是一直在全力应对,可灰袍魔族却眼见得又大了一圈儿,那一声闷响便是寿无的地玄藤重重击中他灰袍下摆的声响,实则也是那魔族向上纵跃躲避,可身躯变得庞大才被击中下盘。

    这一下,自是以裂石之力去对付瓜果一般,直接从那灰袍下面飞溅出数团血肉!

    寿无这边一击得中,正待继续,却没想到那血肉仿佛是活的一般,借着这股迸溅之力径直向不远处的铃铛飞去,寿无来不及反身,却是玄武紧急化作童子模样,双手张开一道玄龟甲盾,挡在了铃铛前面。

    玄武在秘境破碎的时候,妖丹近乎全碎,肉躯也大多被绞烂,还自断了蛇信,这会儿只得化作孩童模样,修为又能强到哪里?不过阻拦这数块血肉,便几乎用了全力!

    而就在骆云这一转眼分身的瞬间,剑下的魔族却从两条衣袖中伸出“手”来,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快速延伸而出,这条七扭八拐如同长蛇般的“手臂”穿过了剑势之间灵气最薄弱稀少的地方,竟已到了骆云面前,从末端的手心中迸发出团团幽黑的雾气。

    不用想也知道这雾气带毒,骆云闪身疾退,一境剑回手轻削,竟将那魔族的手掌切断!

    此时变故突生,竟有更大团的雾气从断腕之中喷涌而出。

    骆云顿时明白过来,这手掌就是送上来给他砍断的,那魔族只怕浑身上下也只是一个容纳魔气的外壳,这长到诡异的手臂只是用来将毒雾送至他眼前。

    而更让他吃惊的是手臂能穿越重重剑势,纵然被灵气损伤,却的确是损伤最小的一条通路。

    此时他不得不回退而避让毒雾,一境剑剑势刚竭,而继续切削近前的“手臂”,并没有太大的用处,因为这魔族已经不可以用常理度之。

    数步后退之后,他终于停了下来。

    毒雾因不断喷涌,早已变得黑如浓墨,瞬时间便扑到骆云面前,一时间竟然完全看不清他的人影。

    那魔族的脸上的表情顿时生动起来——竟然显露出许多不一样魔族脸孔的虚影,颇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而他灰袍之下的身躯也涌动起来,似乎迫不及待地要将这已经被毒雾掩埋的对手化入自身体内。

    于他而言,也体察不到对方还有任何活力和神识的存在,竟然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倒让这个魔族非常复杂的“意志”难得的一致起来——早知道应该折磨一番再弄死,那样岂不是更为美味?

    虽然他与另一个灰袍魔族乃是同类,也是同伴,可刚才那没用的魔族被他吞噬,也还是让他觉得有些吃亏了,而今眼前这个总该是他的了。

    这样想的灰袍魔族迫不及待地靠近了过去,此时他手臂已经恢复如常,仿佛之前完全没有受到损伤,数条肢体与双手一起,向黑雾之中抓去!然后他的数十条肢体便碰到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壁!

    一阵灼痛沿着他的肢体传来,因为他延伸出去的太多,所以疼痛到了身体里也是数十倍的分量,让他体内的神魂疼的几乎分离开来!

    灰袍魔族顾不得其他,迅速地向后退去,却再度撞上了东西。

    不用看,也知道那还是一道看不见的障碍,虽然身着魔族的法袍,可背后仍然有焦灼感传了进去。

    很快地,灰袍魔族便发现他被困在了一个看不见的牢笼之中,而他的毒雾一直就没有靠近过对方,而今也同样被这方牢笼封的严严实实。

    骆云还是第一次尝试天影灵壁。

    他先时在秘境之中便发现,一直以来似乎也没有去费力琢磨过什么特别好的用作防御或者牵制作用的法术。

    而今这个看不见的牢笼,尽数以精纯的灵气凝固而成,一境剑剑意横扫竖挥之间,划劈天地,以设囚笼。

    只是没想到这次使用,不是为了防护自身,仍然还是为了破敌。

    他没有任何犹豫,看着似乎与他距离极近、甚至像是脸对脸的魔族,将一境剑缓缓插入到牢笼之中。

    剑尖进入的瞬间,便化为一柄黑白交织的巨剑,随着推进将整个牢笼之内一分为二,那黑白纹路形成的阵法,也不断释放着转换而出的灵气。

    那魔族很快便法袍尽碎,袍下的躯体也没有比骆云曾经看到过的魔婴好看多少,随着四溢的剑意与盘旋的灵气之刃,庞大的躯体已经无法避开,而无论是怎样的攻击竟然也都无法破开这层牢笼,魔族不得不分化为数块更小的存在。

    很快的,这也是徒劳无用,被灵气包围的一个个小块在一阵阵滋滋啦啦的声音之后,纷纷爆开。

    此时骆云再度张开剑意领域,但见不知道多少魔婴从原来那一大堆上分崩离析,被灵气和剑意切削的越来越小,乃至于彻底消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