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劫生》第一卷 第一则 凤凰涅槃 第一百七十七章 地窖里的马路

作者:HE观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边很快就没了动静,他估摸着明诲初已经下到了地窖里。

    白秀本打算等她离开后再去看看,可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他等了快半个小时,明诲初居然还没有出来。

    是她发生了意外,还是下面有暗道直接通向外面,不然一个小小的地窖值得她在里头耽搁这么久的时间吗?

    无数念头在他脑中闪过,最后他打定主意小心靠了过去。

    眼前的确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地窖口,大概一米见方,因为客厅没有光,下面黑黢黢的,他什么也看不到。

    白秀凝神静听了片刻,黑暗中一片寂静,唯有院子里的蛐蛐偶尔鸣叫一声,宣示着它的存在。

    他将手边一个纸巾盒丢了下去,当的一声轻响它掉在地窖底,这高度也就两三米。

    见没有什么危险,他也跳了下去。

    一到地窖里,一股潮湿、刺鼻的霉味扑面而来,白秀用衣袖捂住口鼻,一边小心查探,一边拧亮了手电。

    下面的布置更加简单,长宽各有三米,因为上头长久没有人住,这里面也空荡荡的,除了水泥地,只有水泥墙。

    机关会在哪儿?

    他四下一查看,很快发现了端倪,东边的墙上有一条很明显的缝隙,它看上去十分齐整,不像是墙体自然开裂而成。

    白秀缓步踱了过去,试探着一推,居然真推动了,他松了口气,直接把这堵一米多高的遮挡墙推到了底。

    墙后的情况一览无余,通道也好、密室也好,统统没有,只有一个不到半米深的空间,别说人了,藏点东西都够呛。

    明悔初会在哪里?

    白秀心中生出一丝不安,他已经意识到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她总不可能会凭空消失,一定有什么线索被他忽略了。

    白秀正打算仔细搜查一遍,这时一股奇怪的感觉油然心生,他下意识抬了抬头,入口处一张五彩斑斓的脸飞快缩了回去。

    有人!

    不等他翻身上去追,那块被掀开的地板砖瞬间被人盖了回去,然后是有人挪动重物的响动,十有八九是对方将出口彻底堵死了。

    被困住了!

    白秀无奈地停下脚步,也怪他一时大意,以为这里除了他和明诲初就没有别人,看来眼下唯一的出路还是搞清楚明诲初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按照之前的打算,他在地窖里耐心搜寻起来,可惜最后也没有什么发现。

    这让他想起了外镇废弃办公楼地下室里的情形,难道地窖里的机关也需要什么特定的东西才能开启?

    更多的问题接踵而来,如果这个机关是叶轩和卫葳自己弄的,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如果是其他人在搞鬼,这些人又有什么来头,目的是什么?

    明诲初也是知情人吗?

    白秀暗暗决定,出去一定要找叶轩问问,要是这里的一切并非出自他和卫葳之手,那情况就有些复杂了,修建这栋房子的人怕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然,在此之前他也要能出去才行。

    白秀自嘲想道,假如对方真想困死他,他的行踪又没有人知道,叶轩他们也指不定哪天才会来这儿看看,就算他死在地窖里估计都没人发现。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悲,他的父母失踪了,他会努力寻找他们的下落,可他不见了,又有谁会在意?

    他姑姑和他大哥有凤凰宗;于他二哥,他是杀死白彧的凶手;就算是在方心眼中,他也不过是个骗子吧。

    不知不觉,几分无力感自他心底泛了上来,白秀让自己靠在冰冷的水泥墙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哥哥……”小男孩稚嫩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它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等一下!”他呼喊一声,猛地睁开眼睛,仔细一看,他身处的地方已不再是之前的地窖。

    我出来了?

    他怔怔地想着,左右一打量,发现四周的幻境全然陌生。

    这是一个很小的房间,破旧的墙壁蜿蜒着无数斑驳,倒映着时光的痕迹。

    这房间没有窗,一人宽的小门轻轻掩着,白秀推了推,遗憾的是它自外面被锁死了。

    “你这个魔鬼!”门后忽而传来年轻女人凄厉的哭叫声,门也跟着狠狠地晃动了一下——有人突然靠了过来。

    不知怎么地,白秀大气不敢出,只将眼睛凑到门缝边看了看。

    一刹那,刀光在他视线中闪过,门外一个男人悄无声息地倒了下去。

    一柄刀出现了。

    它越来越近,近到白秀几乎认不出来那就是破魔之刃。

    女人一声痛哭,似想冲过去,但她的身体在门的另一边靠得越来越紧。

    “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吧,我什么都答应你了……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为什么要对我们赶尽杀绝,我一定带着他走得远远的,绝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女人的话让对方手上动作稍稍一顿,紧接着,白秀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至少在他记忆里是——冷冰冰地开口了:“只有死人会保守秘密。”

    破魔之刃毫不迟疑地挥下,血肉飞溅之间,女人已然没了声息。

    那人驻足片刻后缓缓离开了。

    白秀这才意识到自己做梦了,不等他细想,门外又传来一阵极轻极轻的叩门声。

    女人并没有立即死,挣扎着伸进来一只手,将什么东西递给了他。

    她满是怨恨地说着话:“如意,一定要记住,她的孩儿叫做白秀,总有一天你要杀了他,让她也尝尝失去至亲骨肉的痛苦,为我们也为你哥哥报仇!”

    如意?

    郑如意?

    白秀立马想起了这个名字,难道当年那孩子不是被他父母掳去,而是被自己的父母藏了起来?

    那他姑姑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是不是这个孩子后来找过她?他的出生证明就是他自己给她的?

    思索间,熟悉的感觉袭来,眼前的景象也渐渐消融,白秀知道这个梦很快就要结束了。

    等白秀再次醒来,眼前仍是一片昏暗,他下意识抬头一看,地窖出口依然被堵得死死的。

    看来不仅那人没有回来,就连明诲初也彻彻底底失去了踪影。

    不过眼下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这件事上,经过刚刚的梦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之所以会做这些梦,罪魁祸首莫不就是破魔之刃?

    这不是毫无依据的猜测,毕竟不管他梦到他父亲,还是他母亲,甚至于是那位从未谋面的天修尊者,这刀总是出现在他梦里。

    白秀抽出破魔之刃仔细观察着,他心里还有一个推测,会不会它也有和听魂水一样的功效,能将其所见之事一一记录下来?

    而它之前已认他为主,他们可谓气血相通,于是在某些时刻,他无意间读取了这些记忆。

    也就是说,那些事的的确确是曾经发生过的?

    白秀的目光在刀身上不断逡巡着,待他看到那极为简朴又十分独特的花纹时,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悄然而至——他好像在哪儿见过这种花纹?

    他思索了几秒反应了过来,他确实曾见过这些花纹,他和方悬翦她们在白冢秘地发现的那两块玉符上也有类似的。

    这个念头一闪过去,白秀连忙将之前悄悄藏起来的那枚拿了出来。

    他端详了一眼,心道果然。

    虽然这玉符只有小拇指大小,上面的花纹却意外清晰,当真和破魔之刃上的一模一样。

    这会是巧合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玉符和破魔之刃一样,他一看就知道它绝非凡品,两者之间怎么也不会这么轻易“撞衫”吧?

    那么问题来了,这两样东西应该出自同一个地方,鬼女司因说破魔之刃源于授灵古境,难道这玉符也是灵明之物?

    白秀将它轻轻托了起来,即便这里的光线十分幽暗,他仍可以看到它体内隐隐有流光涌动,仿佛它是有生命的一样。

    更为奇特的是他和它之间好似存在着某种感应,他灵脉中的灵力竟和那流光同起共落。

    或许真如方悬翦所说,他体内有一灵,而这玉符是它的本体,所以他们才会如此亲昵。

    白秀想了想,把它也拴在明贪狼玉阙的挂绳上,这样一来,他就不会不小心把它弄丢了。

    不过对于那个叫郑如意的人,他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这事也只能等他回白家再跟白晏打听打听。

    眼下他要做的是继续寻找地窖里的隐秘出口,拯救自己的同时看看明诲初到底有什么意图。

    白秀站起身重新搜索一圈,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在南边靠近地窖顶的位置,发现了一块可以活动的砖。

    他将这块砖按下,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缺口露了出来,他用破魔之刃卡住墙角,身体一荡钻了进去。

    里面的空间很小,他只能一点一点倒着往里爬,也就是移动了大概五米的距离,他下半身忽地悬空了。

    白秀顺势一滑,双手攀住边缘,整个人挂着了外面,他低头一看,下面不到两米的地方居然是条大马路。

    这还不是一般的土路,其地面光滑平整,居然是一条修葺一新的水泥路。

    这城南居民区的地底下怎么会有这样一条马路?

    这条隐秘的、不知通向哪里的路难道就是明诲初去而不返的原因?

    白秀思绪飞转之间已轻手轻脚地跳了下去。

    眼前是一个类似于矿洞的通道,马路代替了车轨,向两头无限延伸而去。

    他拧亮手电看了看,路面布满了辙痕和脚印,他根本找不到有价值的线索。

    白秀不知道明诲初去了哪边,最后没办法,选择了通往市内的方向。

    当然,他可不是完全看老天爷的眼色行事,毕竟这些年渠城不断扩建,如果有什么秘密之所,十有八九是安置在情况相对比较稳定的市内。

    而明诲初应该也会去那里。

    安全起见,他关了手电,挨着路边小心往里摸索。

    也不知走了多久——白秀估算了一下距离,他差不多已经到了市中心的位置,可脚下的路仍无限蜿蜒,好似没有尽头。

    这太奇怪了,难道它要穿过整个渠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